中文

妇女宣言呼吁制定支持妇女、儿童和家庭的全球毒品政策

在毒品问题特别联大会议上,全球致力于实现性别平等的组织呼吁国际社会结束威胁妇女、儿童和家庭权利、卫生和福祉的惩罚性毒品政策。

50年前,国际社会通过《联合国麻醉品单一公约》,称毒瘾“对于个人是严重的罪恶”且“对人类有社会和经济危害”,我们的理解也不断发展。全球毒品政策委员会认为:

全球禁毒战争已经失败,给世界各地的人们和社会带来破坏性后果……国家和全球毒品管制政策亟须根本性改革。

惩罚性毒品管制政策尤其伤害了妇女和家庭。目前全球毒品管制制度下的法律和惯例剥夺妇女权利,且侵犯了攸关妇女平等的原则和价值观。

我们认识到:

  • 仅仅关注惩罚并未减少毒品的使用,也未扫清毒品交易。反之,禁毒及随之而来的惩罚政策使毒品交易更有利可图,更危险;并给政府权力严惩那些在非法毒品经济中仅是一般毒品使用者或者为供养家庭成为低级别毒贩的妇女。
     
  • 在全球范围内,妇女因犯与毒品相关的轻罪而入狱的现象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惩罚性毒品政策的后果越来越多地由妇女承担,妇女监禁率——尤其是种族、民族、宗教和性少数群体——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上升。
     
  • 监禁妇女导致母亲与儿童分离,置儿童于脆弱境地。世界各地因毒品相关罪行入狱的妇女中绝大部分是母亲。着眼于惩罚的毒品政策不仅剥夺了妇女的自由,而且还危及被迫与母亲分离或和母亲共同被监禁的儿童的福祉。惩罚吸毒的措施越来越多地包括将儿童与父母分开以及终止父母权利。
     
  • 妇女因低级别毒品犯罪受到不成比例、不公平的惩罚。在现行全球毒品政策下不断壮大的贩毒组织往往利用妇女的贫困及其供养家庭的需要,引诱妇女携带非法毒品跨越国际边界。妇女因此易遭起诉和监禁,其依据是她们与其他参与非法毒品交易的人有关系,而非她们在交易中的角色或行为。
     
  • 监禁吸毒者和小规模贩毒者威胁着妇女和家庭的经济安全因为妇女最可能是家庭的主要照顾者,给妇女定罪会造成贫困的恶性循环,阻碍妇女获得医疗保障,维持生计,维护政治权利;在社会和经济上动摇家庭。
     
  • 有误导性的毒品政策带来的羞辱和误传损害妇女的地位。全球毒品政策导致了监禁, 治疗机构非自愿拘留,强制治疗或停药以及强行制裁。这种惩罚不成比例地针对被边缘化的妇女,特别是贫困妇女和某些民族和种族群体的成员。不管正式处罚是否实施,这些政策会给妇女带来社会恶名、羞辱和歧视。夸大和虚报产前接触毒品的潜在危害的活动尤其给孕妇和育儿妇女带来了耻辱。
     
  • 妇女更容易受到暴力侵害,而当毒品管控政策的重点是惩罚时,妇女应对暴力的选择更少。举世公认基于性别的暴力形式多样、极为普遍,全球毒品政策更加深了其危害,让更多的妇女容易受到暴力伤害。妇女被毒品交易参与者和毒品法律执法者贩卖、虐待、性侵。
     
  • 作物铲除运动危害妇女儿童的健康。供方干预在消除麻醉品种植生产方面被证实无效。反之,本已普遍的环境破坏因此更加恶化。作物铲除做法(如空中喷洒脱叶剂)会引起疾病,包括癌症;并且会给在被污染的地方工作的妇女和儿童造成生殖方面的危害。
     
  • 全球毒品政策导致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人们因此难以维持生计被迫迁移,促生了难民阶层。作物铲除使得民不聊生,日益军事化的禁毒政策助长了持续不断的暴力;这一切都迫使妇女迁移,寻求安全和机会。妇女跨越边境时,她们实际上就成为无国籍人员,这种身份让她们更易遭受剥削、性暴力和身体攻击,被迫与儿女分离,遭到驱逐,监禁和其他惩罚。
     
  • 妇女寻求有效恰当的毒品治疗时面临歧视,并可能受到惩罚。在获取恰当毒品治疗方面,妇女面临巨大障碍,包括缺乏儿童保育,缺乏创伤知情护理;且一旦被人得知怀孕,妇女还面临被逮捕的可能。享受不到包括毒品治疗在内的非歧视性医疗保健使得妇女感染艾滋病毒或丙肝、无家可归、吸毒过量及家庭破裂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 吸毒妇女往往成为绝育和流产运动的目标。关于孕期妇女吸毒的相关危害,该类妇女的育儿能力及其后代的健康安全问题的污蔑性和虚假信息被用来作为阻止某些妇女受孕或育儿的挡箭牌。对孕期吸毒的妇女实施惩罚的政策同时也对她们施压,要求终止妊娠,作为避免牢狱之灾的条件。     

妇女为这些失败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在全球几乎每个国家,惩罚性毒品政策对那些贫困、遭受过身体和性暴力、心理健康问题得不到解决、支持体系不足和因其民族或种族被边缘化的妇女影响最大。展望未来,我们有机会重新考虑如何对待且有效为吸毒、贩毒或者与吸毒贩毒人员有联系的妇女提供服务。

        因此我们呼吁政策制定者终止由于全球禁毒带来的不公平现象,通过以下行动支持以科学为依据,具备同情心并促进人权的毒品政策:                               

  1. 将性别分析纳入所有毒品相关公约、宣言和报告。
  2. 优先减少造成问题性毒品参与活动的社会和经济条件。
  3. 把存在问题的吸毒作为卫生问题处理,扩大资源进行支持性卫生干预。
  4. 消除利用监禁和惩罚手段处置毒品犯罪行为的现象。监禁应被视作稀少且昂贵的资源,只应用于给公众安全造成威胁的人,只能在足以消除威胁的合理时间段内使用。监禁孕妇和育儿妇女应为极少数例外。
  5. 终止加剧毒品犯罪惩罚措施影响的定罪后制裁。这些制裁往往在判决和惩罚过后依然存在,让妇女、儿童和家庭更加边缘化。
  6. 保证所有戒毒服务以事实为依据,满足妇女(尤其在孕期和育儿期)的医疗、心理和社会需求。        
  7. 研究惩罚性毒品措施对妇女、儿童和家庭的影响,利用研究发现为政策制定的改善提供信息。        
  8. 让吸毒妇女更有意义地参与政策和项目计划,实施及评估。